辽宁人口连续四年负增长 修订计生条例能否催生?

记者 | 陈鑫
  二孩政策已经实施多年,但是辽宁新生人口形势却仍不乐观。
  2019年7月29日,辽宁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分组审议《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并将其列入2019年重点立法项目之一。
  据辽宁日报报道,根据修订草案规定,在构建生育两孩家庭支持政策方面,省、市、县政府应当完善生育家庭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推动落实国家税收优惠政策,减轻生育两孩家庭负担;结合本地实际,对生育两孩家庭予以支持,并对其入托、入学给予适当补贴。
  报道称,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审议修订草案并提出原则修改意见认为,为体现对生育两孩家庭的支持、鼓励,一方面应将生育两孩家庭的支持政策进一步细化,另一方面应适时出台辽宁省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地方性法规,及时修订该省妇女权益保障、老年人权益保障等与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密切相关的地方性法规。
  在婚假方面,修订草案还提出,依法办理婚姻登记的夫妻,除享受国家规定的婚假外,增加婚假7日;符合本条例规定生育的夫妻,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增加产假60日,配偶享有护理假15日。休假期间工资照发,福利待遇不变。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依法享受生育保险待遇。
  据悉,《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自2003年实施以来已历经5次修正。之所以在最新的修订草案中明确提出鼓励生育等内容,辽宁省卫健委主任王桂芬在做修订草案说明时表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以来,辽宁省人口生育率略有回升,但人口总量持续走低,有必要修订《辽宁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确保更加符合辽宁人口省情,积极助力人口均衡发展。
  辽宁省统计局今年2月份发布的《2018年辽宁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辽宁出生人口为27.9万,自然增长率为-1.00‰(全国:3.81‰),减少了4.37万人。加之外流的人口,去年辽宁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
  据界面新闻统计,自2015年以来,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已连续4年为负。另据《辽沈晚报》报道,2018年辽宁省出生人口中二孩出生人口比例仅为3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7个百分点。
  “可以说,辽宁省是中国人口问题出现最早,程度最严重的区域”,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对界面新闻表示。
  不止是辽宁省,整合东北三省的生育率下降问题都值得关注。2018年各地统计公报显示,黑龙江省、辽宁省、吉林省分别以5.98‰、6.39‰、6.62‰的出生率在全国垫底。
  对于东三省生育率低下的原因,黄文政认为,第一,东北工业化很早,城市化水平非常高;第二,东北国企非常多,福利跟企业有关,计划生育的执行有力;第三,东北多是移民没有宗亲文化,没有太多传统文化根基;第四,东北经济状态不好,大量年轻人口外流。
  出生人口减少和人口外流也导致东北地区的老龄化程度不断加重。辽沈晚报2018年6月份曾报道,截至2017年末,辽宁省户籍总人口为4232.57万人,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58.74万人、占总人口的22.65%,辽宁省已经步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而且与全国老年人口2.4亿人、占总人口17.3%相比,辽宁省老年人口比全国高出5.35个百分点,老龄化程度持续升高。
  为振兴经济,缓解人口危机,辽宁率先在全面放开二孩的基础上实行鼓励生育政策。此前于2018年7月发布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已提出,辽宁省将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二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但是一系列措施究竟能多大程度上促进人们提高生育意愿现在还无法判断。辽宁省卫计委2015年4月的生育状况和生育意愿调查显示,已生育一孩的育龄妇女中,有18.38%打算再要孩子,65.97%不打算再要孩子。而原国家卫计委2013年全国生育意愿调查显示,全国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中,48.1%的人对生育第二个孩子有意愿。
  在不打算生育二孩的妇女中,因经济条件、时间和精力、身体和年龄不允许而放弃生育二孩的分别占52.13%、19.29%、16.88%。不少人反映,幼儿园托费高、小学和初中补课费高是不愿意生育二孩的主要原因。
  对于如何从政策层面鼓励生育,南开大学人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建议,辽宁省可以参照国外生育津贴的模式,对奖励形式进一步细化,“生个孩子奖励3000元,可能刺激作用不大。如果是3万、30万呢?”
  原新认为,养育孩子已经成为一种家庭经济的高消费,不仅是教育成本高,生完孩子谁来带也是个问题,“3~6岁的幼儿园教育资源本身就非常紧张,但更迫切的是解决0~3岁的婴幼儿托管问题。”
  “政府需要意识到,低生育率对未来经济发展会造成很多负面的影响,所以应该拿出‘真金白银’,如免费提供托儿所、幼儿园场所,或者直接给生育家庭大额补贴。”黄文政称。

Author: admin